留住古鎮②|千年泗涇:“南村”傳書香,故居見人文 澎湃新聞 04月02日0829 關注

“百年上海,千年泗涇”,位于上海松江東北部的泗涇是一個行河而船、跨河而橋、依河而街、因河而鎮的千年古鎮。在這里,安方塔,騎樓街,石板水橋,枕河人家勾畫出了泗涇古鎮的輪廓。元代大儒陶宗儀、近現代復旦大學創始人馬相伯、民國時期報業巨子史量才等與之相關的名人遺跡串聯起了這座古鎮深厚的人文底蘊。

歷經社會的變遷,這座延續千年的古鎮相當長時期內曾一度沉寂,舊宅破敗,但近年來,隨著上海市歷史風貌區的保護與改建,千年古鎮泗涇經過修繕改造,一些古老宅院再次煥發了生機,再現了活力:“三宅又一生”等成為上海以及江南地區建筑遺產保護的一個范例;報業巨子史量才故居也于近日修繕完成?!肮沛偸俏幕?,修繕只是第一步,古鎮的活化更是一篇大文章,通過持續引入有著真正特色的人文、媒體與藝術項目,做到‘文化活力古鎮,靜雅魅力水鄉’?!便魶苕傁嚓P負責人說。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推出的“留住古鎮”欄目前不久走進仍在修復中的古樸古鎮。

泗涇古鎮舊影,住宅多按前街后河布局

臨水而居,沒有喧囂,極少商鋪,走進泗涇古鎮,初看似乎仍有點雜亂,因為不少地方仍在修復,然而,修復好的宅子卻是滿目古韻,春日的陽光灑在河邊,映著河邊的柳絲與不遠處的安方塔,清新,古樸而沉靜。

21年3月,泗涇古鎮入口??澎湃新聞記者 李梅? 圖

曾孕育了元代大儒陶宗儀、民國時期復旦大學創始人馬相伯、報界巨擘史量才等名人的泗涇古鎮,在歷史曾經有著“百業輻輳,戶口繁盛,街巷縱橫,橋梁相望”的盛況。由于歷史的原因,雖然不少建筑早已衰敗,但這里仍擁有54處保護建筑、80多處具有保留價值大宅院。13年初,經國家六部委評審認定,泗涇下塘村被列入全國第一批646個具有重要保護價值的村落之一。進入17年,在松江區委區的大力支持下,泗涇古建筑的文保工作得到了進一步推進,位于古鎮入口的程宅、管宅、孫士林宅三座建于明清時期的古宅先后完成了動遷、修繕和業態導入等工作。泗涇古鎮老街新修復完成更新的老宅,也被命名為”三宅又一生”,事實上,他們成為了泗涇古鎮歷史建筑更新再利用的“樣板間”。

“三宅又一生”外景(局部)

“南村映雪”見證的千年人文

澎湃新聞記者最先來到的是“南村映雪”,這是由清末民初的一棟老宅——管氏宅修繕改建而成的書店?!澳洗逵逞钡拿忠沧杂衅鋪須v:“南村”取自元代隱居于泗涇的大學者陶宗儀“南村草堂”,“映雪”則取自元代泗涇藏書家孫道明書齋“映雪齋”。

先說“南村草堂”,這在中國文化史與繪畫史上是一個突出的存在。元末明初,一代學者陶宗儀為躲避戰亂,攜家來到松江泗涇之南,在此構筑“南村草堂”。他拒受元朝俸祿,隱居鄉間,著力于教授學生和著書立說。這些行徑很得到當時文人的推重,被譽之為“立身之潔,終始弗渝,真天下節義之士也?!?/p>

陶宗儀與當時江南地區的書畫名家,包括“元四家”的黃公望、倪瓚、王蒙、吳鎮,以及松江地區的曹知白、楊維楨、孫道明等文人都有交往。據畫史記載,黃公望、王蒙、倪瓚、吳鎮、曹知白等人,都先后為陶宗儀的“南村草堂”繪圖題詩,以此贊詠他的人品和情操。

在《退庵金石書畫踐》中,記載有王蒙所繪未署創作年月“皆同時為陶九成作”的《南村真逸圖卷》與《南村草堂圖》二圖。王蒙與陶宗儀有親戚之誼,陶宗儀之妻費氏與王蒙為姨表兄妹。王蒙“每過南村,動輒流連數日月?!痹诳途印澳洗濉敝畷r,王蒙為陶宗儀創作的《南村真逸圖卷》上有題:“興酣落筆,寫為此圖。濃郁深至,又能一掃丹青故習,非《聽雨樓》、《琴鶴軒》諸名跡所能仿佛?!?/p>

遺憾的是,這些元代“南村草堂”畫作今大多已不存,目前可見的是香港私人的一件署款王蒙的“南村草堂圖”。此外,現藏于上海博物館,由陶宗儀的從學弟子、明代畫家杜瓊據先師自撰《南村別墅十景詠》所繪的《南村別墅十景圖冊》,依稀可見南村先生在泗涇躬耕自拾,引觴獨酌,詠詩作歌,淡然自樂的生活情狀。

杜瓊 《南村別墅十景圖冊》之一 上海博物館藏

杜瓊 《南村別墅十景圖冊》之一 上海博物館藏

杜瓊 《南村別墅十景圖冊》之一 上海博物館藏

明永樂十五年(1417年)左右,享年八十多歲的陶宗儀離世。而在這一時期,泗涇已成為了松江東北部的一個糧食集散地,一個繁華的水鄉集鎮。清乾隆年間,泗涇設糧署,為松江四大倉儲之一,此后,以米市著稱的泗涇古鎮一直是松江東北部的經濟、文化中心。

可以說,陶宗儀居所的“南村”二字,不僅見證了泗涇建鎮之初的山林水秀,也書寫了古鎮繁華之始的歷史人文。

時過境遷,站在古鎮的橋上,盡管陶宗儀《南村別墅十景詠》中的“遠眺佘山,湖光山色”,因泗涇西部高樓迭起,再難遇見。穿過古鎮牌樓,盡管曾經舳艫千里的泗涇古鎮,也在歷史的洪流中被蕭條的街區景象所取代。但傳承千年的泗涇文脈卻一直流淌在泗涇人的骨子里,“南村映雪”中的“南村”二字即是明證。

南村映雪外部? ?澎湃新聞記者 李梅? 圖

南村映雪內部

與一般網紅打卡書店不同的是,“南村映雪”的古磚舊瓦,木構建筑,在修復中都盡顯古韻古樸,自然而不刻意。沿街而立外墻上斑駁的舊影,兀自佇立在大門一旁的電線桿,三三兩兩??吭陂T口的交通工具,貌似這只是一處對外公開的藏書人家。推開半虛掩的紅褐色木門,走下兩級石階,即進入一棟三進院落的老宅。在書香的縈繞下,記者帶著強烈的好奇心,徑直走到第三進與第二進之間的中庭,穿過以白色鵝卵石和不知名植物打造的枯景山水,再依次走過第二進的咖啡屋、第一進的大門,站在楊柳依依、水波不興的煙雨長廊上,感覺一路什么都沒來得及體驗,卻又仿佛走過了一個春秋。而在回到書店的路上,不經意看到周邊墻壁掛著的寫有“保留”二字的木牌,才回想起來此之前,在相關資料上翻閱到的一張張老宅修繕前的老照片。

泗涇舊貌

泗涇舊貌

匠心精工的“三宅又一生”

與“南村映雪”毗鄰的是古宅程氏宅和孫士林宅,合稱為“泗涇三宅”。因靠近水路交通,泗涇三宅多為當時商人所建,并在沿河岸形成一條數百米的騎樓街。這條騎樓街在清代時期是松江重要的大米交易場所,也是上?,F存最長的沿河樓廊。

“泗涇古鎮名字的含義在于‘四水交匯之處’,三宅的場所精神蘊含在宅子與水的關系中。我們在修繕中重點關注南側老泗涇下塘內街與沿河景觀的關系,恢復原有的內市街,重現百年前下塘0m內街的盛景,使得原本被遮蔽的濱水空間重新疏通,建筑沿河立面重新呈現出臨水騎樓街的特色風貌,彰顯出這一上海郊區為數不多的傳統江南建筑風格的騎樓的建筑價值。修繕后的三宅,讓人可以想象當年泗涇古鎮水路交通繁忙的場景,以及前店后鋪院落式布局的巧妙之處?!必撠熑蘅樤O計的上海交通大學建筑文化遺產保護國際研究中心介紹。

泗涇舊影,是四水交匯之地

事實上,歷經歲月變遷,原先的“泗涇三宅”的破損程度嚴重:屋頂漏水,維護結構殘損,部分木梁架有火燒痕跡,瓦片和窗戶殘缺不全;沿河商業街功能完全喪失,違章搭建破壞整個沿河空間,原本貫通的騎樓街長廊被加建建筑截斷。

泗涇古鎮的騎樓街長廊被加建建筑截斷

17年6月,泗涇古鎮首批啟動修繕的文物保護點——泗涇三宅的文保修繕工作啟動。

“當時‘泗涇三宅’文保修繕工作啟動的時候,其實從我們的角度來講都不是專業出身,不是學文物,也不是學建筑的,但怎么把這個房子修好,我們就找專家,專家給了我們三條建議:原式樣、原材料、原工藝?!便魶芄沛偙Wo與更新利用管委會辦公室主任羅敏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說,“在修繕中,既要讓文物建筑保持原來的風貌,又要適應當下人的生活,這是最大的難點。我們在修繕過程中盡量做到原來我們能用的東西,一定給他保留下來。窗戶、門等不能再使用的,或者沒有的,我們就按照原來的式樣來做的。在修繕好的老宅中,可以看到很多墻上都掛了一個木牌,寫著‘保留’兩個字,說明這堵墻是原來的老墻?!?/p>

修繕完成的泗涇古鎮騎樓街長廊

三宅改造前(左)與改造后(右)對比?圖片來源:上海交通大學建筑文化遺產保護國際研究中心

三宅內所有的花格都用榫卯拼接,未用一根釘子,所有木柱墩接、地磚、屋面小青瓦鋪設都是古法操作,油漆采用明火碳燒法,以延續明清老宅木質結構的風骨。為了讓重修的文物保護建筑保留老味道,泗涇古鎮還專門從浙江請來了一位有著深厚木藝傳承的老木匠團隊在這里,從傳承數百年的古老木工技法“校蔑”,到木刻雕花,老木匠的活兒讓人驚嘆不已。其中的木雕,以純手工制作,一干就是大半年。此前有人問:“這活交給機器完成不是快得多嗎?”他回答說:“機器雕出來的花飾千篇一律。人的心情每天都不同,即興雕出的作品情感也不同,更有生命力?!?/p>

工藝深厚的老匠人在泗涇進行細木雕刻

據設計方介紹,在修復中,他們還通過理清建筑的年代和質量,對傳統木結構建筑予以保留,對八九十年代搭建的質量較差的房屋進行拆除,在拆除出來的空間設計新的建筑,在保持可識別性的同時,風貌上和歷史建筑保持協調。

目前,三宅中管氏宅成為新華書店的實體店——“南村映雪”,孫士林宅變身為上海交大建筑遺產保護教學實踐基地,依托其科研背景設立傳統木構實驗室,開展研究課題,成為地方的歷史建筑木構件檢測、修復的基地。孫宅還創立了文創品牌“創物工房”,將木構實驗室的研究課題與展覽轉化為一些大家喜聞樂見的文創產品,如古建筑斗拱積木、木構件日歷與筆記本等。

孫士林宅內的展出的牌匾

孫士林宅內的歷史建筑木構展件

泗涇鎮相關負責人在考察修繕好的古宅

程氏宅在修復后則成為一間茶館,兼有雅集、藝術中心的功能。

18年,三宅改造陸續完工,19年獲得長三角文化空間“最佳文化空間案例獎”,年10月榮獲“上海市優秀工程勘察設計獎”傳統建筑設計項目一等獎,而且是惟一的一等獎。

“三宅又一生”已成為了泗涇古鎮歷史建筑更新再利用的”樣板間”,它體現了古建筑保護與文化、文創業態的協調融合,成為上海以及江南地區建筑遺產保護的一個范例,對于亞太范圍內的水鄉及文化遺產的再生也具有一定的借鑒作用。

泗涇古鎮在文保建筑方面不僅是修繕,更重在活化與利用?!拔覀冇X得文保建筑,不能就把它單純地修舊如舊就結束了,修的目的是什么?是活化與利用。我們現在發現,很多古建筑,包括之前泗涇古鎮也有,修繕好之后就做一些內部參觀,我覺得這個有點可惜。文保建筑怎么體現時代性?就是要注入新的內涵和內容。泗涇三宅正是通過導入的這些新業態,才讓我們的老建筑煥發了新生,所以我們給它取名為‘三宅又一生’?!彼山瓍^泗涇鎮黨委委員張曄對澎湃新聞說。

“三宅又一生”內部展陳

“‘三宅又一生’打造完成之后,我特別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早上六點多鐘,從浦東來了一位老先生。我就問他說‘老先生你覺得我們這三個宅子怎么樣?’他說‘挺好的,跟其他古鎮不太一樣’。我覺得這個不一樣就是給了我們很高的評價了。這種不一樣實際上就是不浮躁、不鬧騰,讓人覺得很舒服?!绷_敏說,“像其他古鎮滿大街的特色小吃,泗涇也會有,我們會專門拿出一個宅子做成一個民俗文化館,到時候泗涇古鎮的特色小吃,包括廣利粽子、阿六湯圓、豆腐、米糕等都在里面?!?/p>

泗涇古鎮的食品包裝設計

名人故居的修繕與“文化活力古鎮”

對于泗涇古鎮的保護與修復,張曄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與泗涇相關的歷史名人眾多,故居也有不少,其實泗涇對名人舊居的修繕起步也不算晚,進入21世紀陸陸續續都在開始,包括當時的民國報業巨子史量才、復旦大學創始人馬相伯故居的保護,但限于客觀條件,當時只是從保護歷史建筑的角度做了一些工作,沒有很完整考慮到后續活化利用的一些內容。

馬相伯故居位于泗涇鎮下塘歷史文化風貌區內開江中路354和358號。步入其中,舊宅坐北面南,建于明末清初,現存前廳、后廳,后廳四開間九界,南側有弓形軒、船篷軒。宅東有穿弄,貫通前后廳。前廳梁架具有顯著的時代特征,是研究明、清時期泗涇民居住宅的重要實物資料。從上海檔案館所藏原馬相伯故居平面圖相對照,今故居的房屋總數已不滿原來的四分之一面積。

馬相伯(1840-1939)

據松江區相關文獻記載,生德堂原系馬氏祖上所遺房產。自1882年馬相伯的胞兄、深得李鴻章贊識的淮軍將領馬建勛去世后,其母親沈氏便將祖上遺留的田地房產均分給了馬相伯和其弟(巨著《馬氏文通》的作者馬建忠)。凡座落在松江、青浦的地產、房屋,一應分給馬相伯繼承。馬相伯便以此計3000畝田產,于光緒二十八年壬寅(1902年)捐給教會創辦“震旦”學院。光緒三十一年乙已(1905年)之春,法國神父背約侵奪教育之權,毀馬相伯所親定的教育章程而不顧,是年秋,馬相伯帶著患病之身四處奔走,終于覓得吳淞提鎮行轅為臨時校址,毅然辟建復旦公學(即今復旦大學)。友人紛紛祝賀,有時任婁縣七寶鄉鄉長、馬相伯的摯友、書法家張秉彝(字浦泉)揮毫題贈“生德堂”一匾,擁升泗涇故居廳堂之上以示敬賀?!吧隆币辉~典出《荀子·致士》:“生民,以德教生養民也?!币鉃榇T彥大德者以道德知識使生民得到良好的教養而成國之才。

馬相伯也曾將故居作為收取租米和儲放糧食的倉間,收取地租來維持教育所需的經費。而馬相伯逢春秋兩季及暇日來泗涇小住時,則興會泗涇鎮上的秦鴻翔、吳學齋、唐文鰲、戴葵臣、戴靜卿等社會賢達,以及親朋父老。他曾“委朱相公于泗宅代理”捐獻家產興學事宜。

馬相伯故居修復時

這一見證近現代高等教育的故居02年11月由泗涇鎮人民修復后對社會開放,由當時復旦大學圖書館館長馬衡題寫館名。11年6月,由泗涇鎮人民斥資近百萬元,按照“修舊如舊,以求其真”的科學修繕原則,再次對馬相伯故居進行維修。并于12年9月18日重新對外開放。目前正在進行的則是三期修繕。

另一重量級的民國名人故居——史量才故居由史量才先生建于1916年,1918年春竣工,以夫人龐明德的名字命名,又名“明德堂”。?1949年5月8月期間,松江縣人民所在地設立于此。此后又曾先后作為鎮文化站、圖書館等辦公地。

史量才

史量才(18801934)是近代中國杰出的教育家和報業巨子,知名愛國人士。民國初年,史量才先后創辦兩所學?!魶艿谝凰W“養正小學堂”和女子蠶桑學校,開我國女子職業教育的先河。1912年,史量才與南通實業家張謇等合伙籌資12萬元收購《申報》出任總經理,《申報》敢于抨擊時弊,揭露當局的黑暗統治,在民國時期影響巨大,曾是上海乃至中國新聞界最大的報業集團。1934年10月,因胃病復發,史量才前往他在杭州的寓所秋水山莊療養。11月13日,在由杭州乘汽車返滬途經海寧翁家埠附近時,史量才先生遭軍統特務伏擊,中彈遇害,時年56歲。

舊時申報館大樓全貌,史量才主持修建,1918年建成使用?圖片來源:上海交通大學建筑文化遺產保護國際研究中心

1934年11月14日,《申報》以大號字報道了史量才遇害的消息

據當地文史資料記載,史量才七歲時,因其母去世,他由其在泗涇經營史太和堂藥店的父親史春帆帶到泗涇始居。年幼時的史量才從泗涇當地塾師戴葵臣讀書,至21歲時到杭州蠶學館求學,以后斷斷續續居住到其父史春帆去世為止,史量才與泗涇結緣40余年。民國23年(1934年)11月13日,史量才遭國民黨特務暗殺后,其夫人龐明德后曾隱居在泗涇故居。史量才在世時,此處曾先后聚集過王純根、楊非柳、黎烈文、郁達夫、陶行知、曹聚仁等一大批社會名流,在這里憂國憂民暢談國事。

泗涇鎮人民曾分別于06年與11年先后兩次斥資對故居進行保護修繕。

史量才故居由一處古色古香的中式院落和一幢磚木結構的小樓組成,東鄰薄氏宅、蔡氏宅,西近文化路26號民居,共三進,四周圍墻將其圍住形成花園式住宅。?據修繕方介紹,中式院落共計兩進。第一進為前廳,外立面為傳統槅扇門窗。第二進為傳統一正兩廂式布局,入口處有儀門一座,院落內庭院為傳統槅扇門窗樣式,外立面墻體為傳統紙筋灰做法。1、二進均為小青瓦雙坡屋面,屋脊為傳統哺雞脊做法。室內木材面層原為桐油做法,后期更改為紅色木油漆。?第三進磚木結構小樓面層為紙筋灰,結構形式偏近現代,早期功能上作為飯廳、浴室等使用。

二進建筑立面

史量才故居初建時還有小森林、游泳池等設施,現已不復存在。

作為史量才先生生前的居所,這一故居見證了史量才先生的生命歷程,對研究史量才先生的史實有很大的作用,并承擔著當地文化傳承的使命,具有重要的文化價值和社會價值。?自11年修繕以來,故居建筑局部又出現了屋面滲漏、墻面風化、油飾剝落、木門局部損壞等影響文物建筑使用及其外觀風貌的問題。

年,受泗涇鎮委托,上海交通大學建筑文化遺產保護國際研究中心對史量才故居進行了修繕設計,目前主要的修繕工作已經完成。此次修繕包括主入口處的牌坊和照壁、一進建筑、庭院及兩個小天井、二進建筑及庭院、第三進建筑及庭院。

二進建筑剖面圖及對應建筑部位

“在修繕過程中,修繕者在與建筑紋理的觸碰中感受著史量才過往生活的點點滴滴,以匠心修復,延長建筑的生命,有很多地方都體現了匠心之處、用心之處?!睋虾=煌ù髮W建筑文化遺產保護國際研究中心介紹,“這次設計也修正了11年修繕時的不足,門窗油飾恢復了傳統做法,修補后門窗直接做兩道桐油,將建筑原立面色彩展示出來,充分體現出建筑的藝術價值。墻面修繕也是此番修繕的一大工程。?裝飾細節修繕中,比如琉璃窗的修繕,則是尋找對應的花色琉璃片進行精心修復,即使原窗的海棠紋正斜不一,難以模仿,修復后,游客在觀賞時也難以分辨新舊。比如駐守在屋脊上方的兩只石獅,在風雨的侵蝕下,由棱角分明到柔和圓潤,在修繕時為它們刷上一點憎水劑,以減慢其風化的速度?!?/p>

修繕后木門

據介紹,由于史量才與《申報》的淵源,泗涇鎮將與上海報業集團就史量才故居的提升改造與展覽陳列進行合作,用展覽陳列講好史量才與《申報》的故事,講好上海海派文化發展的故事。結合松江區的要求,泗涇古鎮以史量才故居為中心,目前也正在規劃打造上海報魂精神的尋根地、上海媒體人進行新聞觀學習的實踐基地,讓史量才故居成為媒體人尋找初心之地,展現上海報業新聞相關歷史,包括對當下報業的轉型與重要新型媒體品牌的呈現展示,也在泗涇古鎮的規劃之中。

史量才故居

“上海的報業與新媒體在國內是有著領先之列的,而泗涇由于《申報》的原因,有著濃厚的媒體基因與歷史淵源,這在全國的古鎮中是獨一無二的?!睆垥辖榻B,前不久松江區泗涇鎮黨代會提出了“科創綠洲,活力古鎮,宜居新城”的目標,古鎮是文化之根,修繕只是第一步,古鎮的活化更是一篇大文章。結合名人故居與《申報》淵源,注重呈現中國新聞媒體的歷史與當下活力,通過繼續引入有著真正特色的人文與藝術項目,做到“文化活力古鎮,靜雅魅力水鄉”。

即將離開泗涇時,登上三宅附近的安方塔,眺望水鄉古鎮的黃昏,時間似乎有些慢了。由于不少古宅仍在修復中,古鎮雖然仍有無雜亂處,但卻全然沒有當下不少旅游性古鎮的商業性喧囂,眼前的一切清新而悠遠,泗涇流傳千年的隱逸、魅力、活力與人文,一瞬間無比真實,似乎觸手可及。

(本文部分圖片據泗涇鎮及上海交大建筑遺產保護中心提供,部分內容參考泗涇文史資料及設計修繕方。)